索坦/舒尼替尼是否会冲击到减瘤性手术的地位?

  • A+

  肾切除术是转移性肾癌的标准治疗方法。然而,靶向治疗的引入极大地改变了治疗前景,显示出的临床疗效挑战了该标准。该研究评估了肾切除术对接受靶向治疗的转移性肾癌患者的作用。在这个临床III期试验中,将确诊的转移性透明细胞肾细胞癌患者以1:1的比例随机分配到两组,一组患者接受肾切除术,然后接受舒尼替尼/(标准治疗),另一组患者只单独接受舒尼替尼治疗。

靶向药物奥希替尼耐药之后怎么办?

  EGFR耐药的原因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增加了EGFR之外的突变,第二种是增加了EGFR以内的突变,我们分别来进行分析。一、增加EGFR之外的突变:1.新增cmet扩增,一代药耐药原因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cmet扩增引起,用一代药联合克唑替尼等。同样 奥希替尼

  根据Memorial Sloan Kettering癌症中心预后模型中的预后风险(中间或差)对随机化进行分层。患者接受舒尼替尼治疗的剂量为每天50mg,28天为一个周期,每6周暂停用药14天。主要终点是总体生存时间。共有450名患者入组。中位随访时间为50.9个月,共观察到326例死亡事件。

  单独使用组的结果与肾切除术-舒尼替尼组相比,总体生存率达到非劣效性结果。单独的舒尼替尼组中位总生存期为18.4个月,肾切除-舒尼替尼组为13.9个月。次要终点无进展生存时间(PFS),单用舒尼替尼为8.3个月,肾切除+舒尼替尼为7.2个月。结论在中等风险和高风险的转移性肾细胞癌的患者中,单独使用舒尼替尼治疗不劣于肾切除-舒尼替尼治疗。

  

免责声明:在本文所表达的意见/建议是作者独立的判断,印度直邮药房不承担任何责任。这些资料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代替。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全球经济寻药,助力生命,点亮生命的曙光!。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