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厄洛替尼片香港_抗癌世界的奇怪事:EGFR阴性盲试特罗凯竟然完胜化疗,病灶全消失

  • A+

印度厄洛替尼片香港_抗癌世界的奇怪事:EGFR阴性盲试特罗凯竟然完胜化疗,病灶全消失

抗癌世界总是有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EGFR基因突变的肺癌患者,原则上使用一代靶向药物易瑞沙、特罗凯,但是偏偏有部分病人没有效果。反过来,还有一部分病人,EGFR没有突变,但偏偏使用易瑞沙或者特罗凯有效。

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个案例,一个EGFR阴性的肺腺癌患者,在化疗失败之后,使用特罗凯治疗达到了完全缓解,也就是所有可见的病灶都消失了,咱们一起来通过这个案例,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


一名67岁的高加索人,之前有重度吸烟史,因为持续咳嗽而入院。病人有缺血性心脏病、慢性阻塞性肺病、高血压病史。

经过CT影像学扫描显示左肺有一个33毫米×33毫米的实性结节,胸膜和肺血管出现了浸润。经过CT引导的穿刺活检显示为EGFR基因野生型的腺癌,由于病人具有慢性阻塞性肺病,肺部病变的根治性手术被排除在外。

既然EGFR基因是阴性,那就只能化疗了。当然我们不知道为何这个高加索人没有用二代测序多测几个基因,癌度前端时间的直播提示病友一定要尽可能测全面的基因,把驱动肿瘤发生的基因突变找到。原因我们不去推测了,就说这名高加索人一线使用顺铂、吉西他滨化疗了6个疗程,达到了部分缓解。

CT扫描显示病灶缩小为12毫米×30毫米,支气管周围的淋巴结减少。患者后续接受了放射治疗,进一步减少了肺部病变和转移淋巴结。

8个月后,CT影像学检查发现这名高加索病人的病人进展,肺部结节开始变大,但是肺部的淋巴结似乎又很稳定。由于复发的时间间隔较短,以及病人临床治疗史,这名病人不能再次化疗了。

这名病人开始了厄洛替尼(特罗凯)的二线治疗,每天的计量是150mg,特罗凯治疗4个月之后CT显示肺部病灶体积减少。

患者继续使用特罗凯进行治疗,四个月之后的CT影像学检查发现左肺下叶肿瘤显著缩小,至7毫米。

在最后一次CT影像学扫描,左肺下叶导致呼吸困难的区域还能辨识的出来,但是实体肿瘤几乎不见了,特罗凯治疗1年之后达到了完全的缓解。

组合拳威力大!特罗凯联贝伐单抗有望成为晚期肺癌一线治疗新标准

在9月底的ESMO大会上,广东省人民医院的周清教授在口头报告中公布了CTONG1509临床研究积极数据,作为国内首个使用厄洛替尼(特罗凯)联合贝伐珠单抗(贝伐)一线治疗EGFR突变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期试验,该临床研究引起了医患界很大的反响。 图1 CTONG150

可能这个疗效是即便EGFR突变的病人也难以达到的,那为何这个EGFR突变阴性的病人就达到了呢?如果这个病人最后没有盲试特罗凯,是否真就被关闭了这扇门?

印度厄洛替尼片香港_抗癌世界的奇怪事:EGFR阴性盲试特罗凯竟然完胜化疗,病灶全消失

研究者对患者的穿刺样本做了FISH检测,也没有发现存在EGFR基因的扩增,特罗凯治疗期间唯一的不良事件是一级皮疹,这种很早期发生的皮疹,在4周后通过局部治疗后退化,截止文章发布时病人仍在进行治疗,没有复发的迹象。

总结

现在与大家一起来回顾一下这个案例,这个患者使用特罗凯效果非常好,而且是EGFR突变阴性的。

由于之前有研究EGFR基因扩增超过一定比值,比如大于10%的癌细胞有15个以上的EGFR基因拷贝,或者大于40%的癌细胞有4个以上的EGFR基因拷贝,这样的病人对易瑞沙或特罗凯治疗反应更好。

也因为这个原因,研究者使用FISH检测了病人的基因扩增情况,不过也没有发现EGFR基因扩增。

文献报道的EGFR基因突变阴性的非小细胞肺癌病人二线治疗完全缓解的仅有两例,但是我们在很多病友中也了解有EGFR基因突变阴性,使用特罗凯或易瑞沙效果很好的情况。

之前有文章描述了这里可能的机制,比如干扰其他的信号分子等等。总之而言,如很多医生所说的,对于EGFR阴性的肺腺癌病人来说,要给予其使用TKI类靶向药物的机会,虽然不是在一线使用,但是二线或三线还是要考虑一下的,万一真如本文所述的情况,那该是多好的一个幸运。

我们最后来推理一下,这个病人究竟会是什么情况呢?如果当初他们使用二代基因检测技术检测了很多基因,按照逻辑可以测到驱动肿瘤的基因突变,如果发现是很罕见的基因突变,那么是不可能推荐特罗凯治疗的,这种情况下我们给病人下的判定是否永远剥夺了病人使用“特罗凯”并万一有效的机会呢。

面对肿瘤这个复杂的疾病,或者我们真的不能将任何问题绝对化。怀有敬畏之心地审视它,我们才能慢慢地了解,并最终战胜它。

参考文献

Maria Giuseppa Vitale, et al., Erlotinib-induced complete response in a patient with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wild-type lung adenocarcinoma after chemotherapy failure: a case report,J Med Case Rep. 2014; 8: 102.

,

阿法替尼原厂是德国勃林格殷格翰,第一代肺癌靶向药特罗凯、易瑞沙虽然对肺癌患者很有效,但是其一年之后就会产生耐药性,发生靶点EGFR的突变,这就导致了患者必须更换中最新的药物进行治疗,而第二代阿法替尼就是针对存在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外显子19缺失突变或外显子21(L858R)替代突变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
阿法替尼是治疗第一大癌症——肺癌的靶向药物,它填补了肺癌突变频率最高的EGFR突变中其它比较罕见的突变没有药物治疗的局面。即肺癌EGFR一代药易瑞沙等药多用于第19号外显子缺失和第21号外显子L858R突变,但EGFR突变的患者还有其它突变,阿法替尼填补了这片空白。
阿法替尼目前已经进入医保,医保价格是一片200元,阿法替尼一盒有7片,也就是1400元就能买到一盒,不过一般都是买一个月的量,也就是4盒5600元,没有医保的话,买4盒阿法替尼的价格就得需要9000元了。
印度版阿法替尼分为德国勃林格殷格翰原产的阿法替尼和印度卡布宁、卢修斯的仿制版,其中德国原产的阿法替尼和国内的是同一产家,所以是统一的规格,即一个月28片。但印度卡布宁和卢修斯的阿法替尼是30片一盒的。

阿法替尼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