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罗凯印度真假_奥希替尼中位OS突破38.6个月,FlAURA研究或将颠覆TKI治疗格局?

  • A+

不想错过界哥的推送?

特罗凯印度真假_奥希替尼中位OS突破38.6个月,FlAURA研究或将颠覆TKI治疗格局?

明星药物奥希替尼最终OS数据公布,留给一代、二代TKI的空间还有多少?

9月27日-10月1日,2019年ESMO年会如期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召开。作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肿瘤学术会议之一,每年的 ESMO相关研究成果都是当年肿瘤治疗领域的新看点。

今年, FLAURA研究[FLAURA研究是一项随机、双盲、多中心的III期临床研究,旨在评估奥希替尼对比吉非替尼或厄洛替尼的标准治疗方案在既往未经治疗且EGFR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3期临床研究]的最终总生存(OS)结果在此次大会公布,为EGFR突变NSCLC的治疗研究画上了浓墨重彩一笔。《医学界》也来到本次会议现场,为读者带来最新的前沿进展。

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类药物进入临床之路。

2009年,香港中文大学Tony Mok教授和广东省人民医院吴一龙教授领衔的泛亚洲一代EGFR-TKI吉非替尼研究计划(IPASS)[1]研究揭开了亚洲肺腺癌靶向药物治疗新篇章,吉非替尼组12个月无进展生存(PFS)率为24.9%,卡铂-紫杉醇组为6.7%。该研究达到了显示吉非替尼的非劣效性的主要目标,也显示了与卡铂-紫杉醇相比,吉非替尼在意向治疗人群中PFS方面的优势(HR为0.74,95%CI 0.65~0.85,P<0.001)。

如果说一代药物吉非替尼进入临床经历了艰难坎坷,那三代EGFR-TKI 奥希替尼真是踏着七彩祥云一路坦途,从进入临床的那天起,就自带“神药”光环。2019年ESMO上,三代EGFR-TKI奥希替尼带着FLAURA研究OS阳性结果的优秀答卷,在三代TKI竞争中又多了一项夯实的数据(图1)。

图1:最终OS数据

研究背景

三代不可逆口服EGFR-TKI 奥希替尼能够有效和选择性地抑制EGFR突变和EGFR T790M耐药突变,并在中枢神经系统(CNS)转移患者中显示出疗效。

回顾FLAURA(NCT02296125)研究主要研究终点中,奥希替尼与对照组EGFR-TKI(HR0.46,p<0.001),有显著PFS获益[主要研究终点;数据截止时间(DCO)2017年6月12日],当时OS数据成熟度只有25%。2年过去了,现在数据成熟度已达58%,本次将汇报最终OS数据。

研究方法

入组人群:大于18周岁(日本>20周岁),WHO PS评分0-1分,未经治疗的Ex19del/L858R EGFR突变晚期NSCLC;允许CNS稳定转移且不需要类固醇≥2周的患者。

患者每天口服一次奥希替尼 80 mg (qd)或对照剂EGFR-TKI (吉非替尼 250 mg qd/厄洛替尼 150 mg qd po),按照突变状态(Ex19del/L858R)和种族(亚洲/非亚洲)进行1:1的随机分组。在中心实验室确认疾病进展和T790M阳性后,允许对照组交叉。

主要终点:根据RECIST v1.1研究者确认的PFS。OS是次要研究终点(数据截止时间为2019年6月25日)。

研究结果

奥希替尼的总体OS为38.6个月,而第一代EGFR-TKI为31.8个月,HR为0.799 (p=0.0462)。在奥希替尼组中,患者年生存率为54%,相比之下,对照组的这一比例为44%(表1)。

在全球范围内,556名患者随机分为奥希替尼组(n=279)和EGFR-TKI组(n=277)。根据研究方案,70名(25%)患者从对照组交叉至奥希替尼组。奥希替尼显著改善了OS。

经每位研究者确认的不良事件(AEs): 奥希替尼组为98%(等级≥3,42%);对照组为98%(等级≥3,47%)。导致停药的AEs:奥希替尼组为15%;对照组为18%。安全概况似乎与以前报告的数据一致。

表1 FLAURA研究的最终结果

研究结论

FLAURA研究结果显示,奥希替尼获得了统计学意义上的OS获益,治疗组患者中位OS延长6.8个月。奥希替尼不仅是首个被证实OS获益的EGFR-TKI抑制剂,而且对照组尽管有高达1/3的交叉换组,奥希替尼组仍然获得阳性结果(38.6月 vs 31.8月)。此外,28%奥希替尼治疗组的患者3年PFS仍然获益,而对照组的数据是9%。

在亚组分析中,亚裔患者与非亚裔患者获益存在一定差异(图2)。

图2:亚裔和非亚裔对比

现场专家点评

特罗凯印度真假_奥希替尼中位OS突破38.6个月,FlAURA研究或将颠覆TKI治疗格局?

图3 Pasi A. Jänne教授

会议的点评环节,Pasi A. Jänne教授(图3)应邀对FLAURA研究做了点评。Pasi A. Jänne教授从三个问题角度对FLAURA研究进行剖析,指出OS改善接近7个月,且3年仍然在接受治疗的患者用药组与对照组的比例为28 % vs 9%,这两点足以证实FLAURA研究的实际临床意义;其次,在亚组分析中,各亚组略有不一致。

在是否改变了临床实践的问题上,Pasi A. Jänne教授认为这一研究已经改变了美国的临床实践,并对EGFR-TKI测序的发展提出了新挑战。

厄洛替尼和NP方案辅助化疗疗效对比

编译:肿瘤资讯编辑部 来源:肿瘤资讯 在2017 WCLC会议上,中国肺癌研究者有多项重磅研究亮相世界舞台。其中,由天津市肿瘤医院副院长王长利教授牵头,全国16家中心联合开展的EVAN研究(辅助厄洛替尼对比辅助长春瑞滨/顺铂(NP)用于完全性切除术后的IIIA期伴

毕竟一代TKI使用后不是所有患者都发生T790M突变,三代TKI一线使用后会给后续耐药突变谱带来什么变化,也有待后续更多的研究来佐证。

研究PI对话

医学界有幸与FLAURA研究的PI Suresh Ramalingam教授对话(图4),Suresh Ramalingam教授对FLAURA研究结果予以高度的评价和肯定:

特罗凯印度真假_奥希替尼中位OS突破38.6个月,FlAURA研究或将颠覆TKI治疗格局?

图4 Suresh Ramalingam教授

医学界:如何看待亚组分析亚裔患者获益较少的情况?

Ramalingam教授:

FLAURA研究是在肺癌治疗中,TKI首次被证明比另一种TKI更能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

即使在疾病进展后,对照组31%的患者改用了奥希替尼,仍然在总人群中得到了OS阳性的结果。至于亚裔获益不明显的问题,可能与数据样本量有限有关。有待更大样本量的研究来佐证。

医学界:请教Ramalingam教授,您对未来EGFR阳性晚期NSCLC患者治疗的看法?

Ramalingam教授:

FLAURA达到了主要和关键的次要终点,显示出良好的安全性。

这一结果进一步增强了奥希替尼在一线用药中的临床应用价值和优越性。基于这些数据,奥希替尼应该是EGFR突变肺癌患者重要的一线治疗。

三代TKI如何排兵布阵的问题,越来越多的临床证据无疑给临床专家提供了更多的武器,同时也为武器的组合带来了新的挑战。

参考文献

[1] Mok TS,Wu YL,Thongprasert S,et al.Gefitinib or carboplatin-paclitaxel in pulmonary adenocarcinoma.N Engl J Med 2009;361:947-957.DOI:10.1056/NEJMoa0810699

[2]LBA5_PR - Osimertinib vs comparator EGFR-TKI as first-line treatment for EGFRm advanced NSCLC (FLAURA):Final overall survival analysis. Annals of Oncology, Volume 30, Supplement 5, October 2019

本文首发:医学界肿瘤频道

本文作者:医学界ESMO报道组(弋江喃)

责任编辑:Sharon

版权申明

本文原创 转载须经授权

- End -

征 稿

欢迎投稿到小编邮箱:zl@yxj.org.cn

请注明:【投稿】医院+科室+姓名

来稿以word文档形式,其他不予考虑

,

只要你自己不倒下,就没人能让你倒下。只要你自己不认输,就没人能打败你。

生病不可怕,只要信念在,康复不是梦,来日展宏图;把病魔看作挑战,把信念当作武器。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