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拉帕利/奥拉帕尼获益的生物标志物

  • A+

  奥拉帕尼/是世界上第一个PARP抑制剂,其在卵巢癌中的SOLO-1、SOLO-2、SOLO-3和PAOLAR-1等一系列临床研究中大获成功。此外,在前列腺癌和胰腺癌中也大获成功。近日,奥拉帕尼又从卵巢癌的二线治疗,跃升为BRCA突变卵巢癌的一线维持治疗。奥拉帕尼获益的生物标志物也已经由最初的BRCA1/2基因,扩展到了HRR基因,最终扩展到了HRD状态评估。

结直肠癌发病的机率大吗 爱必妥100mg价格是多少钱

  结肠癌的发病的机率也是很高的,因为新发病例在全世界男性、女性中分别排名第3位及第2位。死亡病例在全世界男性、女性中分别排名第4位及第3位。发达国家的 结直肠癌 发病率较高,与其高脂肪饮食有关。   2018年2月,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最新一期全国癌

  奥拉帕利成为了中国首个且唯一获批用于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的PARP抑制剂。获批依据是发表在顶尖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SOLO-1国际3期对照临床研究结果。与安慰剂组相比,奥拉帕利作为一线维持治疗,将接受含铂化疗后达到完全或部分缓解的BRCA突变晚期卵巢癌患者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70%;经中位41个月随访后,安慰剂组患者的中位 PFS为13.8个月,奥拉帕利组尚未达到;在奥拉帕利组中,有60%的患者在3年内无疾病进展,而安慰剂组仅为27%。

  ESMO2019会议,治疗晚期卵巢癌的3期PAOLA-1结果公布。奥拉帕利+贝伐单抗可使疾病进展或死亡的风险降低41%,中位PFS是22.1个月,而单独使用贝伐单抗的患者则为16.6个月。值得注意的是,BRCAm阳性亚组中,相比单药,奥拉帕利+贝伐单抗组中位PFS显著提升(37.2m vs 21.7m),非BRCAm亚组中位PFS(18.9m vs 16m)。HRD阳性亚组,奥拉帕利+贝伐单抗组中位PFS显著提升(37.2m vs 17.7m)。BRCAm和HRD(同源重组修复缺陷)是有效的生物标志物,预测更好的奥拉帕利+贝伐单抗临床获益。

  

免责声明:在本文所表达的意见/建议是作者独立的判断,印度直邮药房不承担任何责任。这些资料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代替。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全球经济寻药,助力生命,点亮生命的曙光!。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