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特罗凯吃了有效果吗_印度制药企业Cipla来华建立合资公司,中印制药合作频繁

  • A+

记者|金淼

去年的热门电影《我不是药神》将于8月9日在北美上映,印度仿制药的中国故事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虽然《我不是药神》导致国内对于印度仿制药的需求猛增,但实际上,由于中印药品专利保护标准的差异,大部分印度仿制的肿瘤药并没有通过正规途径进入中国市场。目前关于印度肿瘤仿制药企入华消息的,仅有今年3月份印度药厂Natco Pharma的吉非替尼与国内机构合作,启动了中国市场的临床。

最近 , 印度制药巨头Cipla欧洲分公司Cipla EU宣布与江苏创诺制药有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生产呼吸领域产品。这是今年以来,继印度太阳制药和康哲药业就两个产品签订了在大中华区地区开发和商业化的独家许可协议及四环医药和Strides Pharma Science Limited的全资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后,中印制药企业的又一次合作。

印度目前是中国第四大医药贸易伙伴,但双方医药贸易仍以原料药为主,印度为中国原料药第一大出口国。以印度制药企业阿拉宾度为例,2000年和2002年,印度阿拉宾度制药有限公司分别以合资、独资的形式,在国内建厂以解决原料药需求问题。但是前者目前营业执照已吊销,后者阿拉宾度已经于2015年完全退出。

山争哥哥演了现实的中国,为什么印度有便宜药,中国没有?

  “他才二十岁,他就是想活命,他有什么错?”   “他们吃不到天价药只能等死!”   “人们说,印度是穷人的药房,所以全世界都在这里买药。”   “你可以治好这个世界所有的病,但有一种病你无能为力,那就是穷病。”   “进口药4万一瓶,有人买

有趣的是,去年年底阿拉宾度又与山东罗欣药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在中国设立合资公司,联合投资研发和生产体系以引进呼吸领域产品。阿拉宾度将通过合资公司把更多呼吸领域产品及技术转移到中国,并且实现本地化生产。

通过阿拉宾度十几年在华调整可看出,近年来,随着中国原料药企业面临越来越大的环保压力及各项成本的增加,国内原料药企业以往价格优势不再,但是印度制药企业仍然不想放弃中国市场,虽然受限于专利问题,部分产品无法进入,但是在专利产品之外,还有更多空间。

此次Cipla和创诺制药合作生产呼吸领域产品,按照协议,双方共同投资3000万美元,其中Cipla欧洲分公司持股80%,江苏创诺制药持股20%。Cipla产品包括抗艾滋病、抗感染,呼吸道用药和抗肿瘤用药。根据Cipla最新财报显示,在印度市场,Cipla的呼吸业务占据21.8%的份额,排名第一。

Cipla拥有吉非替尼、伊马替尼和厄洛替尼等仿制肿瘤药,以及60个抗艾制剂,囊括了WHO批准使用的全部抗艾药物。但是,Cipla目前进入中国国内的产品仅有拉夫米定。

这并非Cipla第一次和国内企业合作,在此之前,Cipla生产抗艾滋病药物所用的原料药为迪赛诺出口,迪赛诺通过和Cipla的合作也将生产工艺和流程同国际接轨,产品进入到全球采购体系中。

除Cipla和阿拉宾度方面入华生产制剂的消息,在今年太阳制药和康哲药业就银屑病生物制剂Tildrakizumab和0.09%环孢菌素A滴眼液这两个产品签订了在大中华区地区开发和商业化的独家许可协议后,太阳制药的创始人曾表示将会在6到9个月内扩大在华业务。而近年来最大一笔中印医药企业合作是,2017年复星医药以不超过109,130万美元收购Gland Pharma约74%的股权。

,你的康复,就是我们的幸福。我们一起来打败病魔!想想父母,吃药不苦;想想亲朋,打针不痛;想想心里的爱人病就会好啦!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