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厄洛替尼(Erlotinib)的联合方案

  • A+
所属分类:厄洛替尼

非小细胞肺癌细胞毒化学疗法的结果已经高达了一个平台期,但2004年EGFR突变的发现开启了非小细胞肺癌个体化医治的新时代。厄洛替尼(Erlotinib)医治能够显着延缓疾病进展,并且在携带激活性EGFR突变的患病者中具有良好的耐受性。鉴于 EGFR-TKI 耐受药物肿瘤的性质和 EGFR-TKI 停用后疾病重复发,已经开发了几种策略来克服获得性耐受药物。

含有厄洛替尼(Erlotinib)的联合方案

含有厄洛替尼(Erlotinib)的联合方案

含有厄洛替尼(Erlotinib)的联合方案

尽管EGFR突变的 NSCLC患病者对 EGFR-TKI 有显着反应并且能够有很长的 PFS,但他们无法治愈。因此,为了获得更长的生存期,已经尝试了化学疗法和 EGFR-TKIs 的联合方案。尽管之前在未选择人群中进行的 III 期研究表明,与单独化学疗法相比,化学疗法和厄洛替尼的同步联合并没有提高生存几率,化学疗法和厄洛替尼的序贯插层联合方案(一线亚洲序贯特罗凯和化学疗法试验; FASTACT) 已被证明能够显着改善反应和 PFS,尤其是在腺癌患病者中。对这种同时组合缺乏治疗效果的一种解释是,由 EGFR-TKI 引发起的 G1 细胞周期停滞可能会减少化学疗法的细胞周期相依赖性活性。相比之下,临床前数据显示化学疗法后序贯给予 EGFR-TKIs 可能有效。为了证实这一发现,在亚洲国家启动了 FASTACT-2。在这项 III 期试验中,未经医治的晚后期 NSCLC 患病者被随机分配接受 6 个周期的吉西他滨加铂和插入的厄洛替尼(化学疗法加厄洛替尼;150 mg/天,第 15-28 天,口服)或安慰剂口服(化学疗法加安慰剂) ) 每 4 周。安慰剂组的所有患病者在进展时均接受二线厄洛替尼医治。化学疗法加厄洛替尼与化学疗法加安慰剂相比,PFS 显着增加(中位 PFS 7.6 个月对 6.0 个月,HR 0.57,P= 0.0001)。化学疗法加厄洛替尼组和化学疗法加安慰剂组患病者的中位 OS 期区别为 18.3 个月和 15.2 个月(HR 0.79,P=0.0420)。在EGFR突变患病者中观察到统计学显着的医治收益(中位 PFS 16.8 个月比较 6.9 个月,HR 0.25,P= 0.0001;中位 OS 31.4 个月比较 20.6 个月,HR 0.48,P=0.0092)。然而,化学疗法加厄洛替尼组与化学疗法加安慰剂组的EGFR野生型NSCLC患病者的中位PFS或OS均未观察到显着差异。在日本,在选定的EGFR突变患病者中进行的吉非替尼和插入顺铂加多西他赛的 II 期试验显示出良好的结果(中位 PFS 19.5 个月;中位 OS 48 个月)。目前,正在计划对选定的EGFR突变患病者进行大型 III 期试验。

含有厄洛替尼(Erlotinib)的联合方案

在标准一线化学疗法(贝伐单抗/特罗凯 [BeTa] 试验)失败后,贝伐单抗(一种抗血管生成药品)联合厄洛替尼与厄洛替尼单独用于晚后期 NSCLC 的 III 期试验表明,将贝伐单抗加入厄洛替尼(Erlotinib)并不能提高生存几率(中位 OS 9.3 个月比较 9.2 个月,HR 0.97,P= 0.758)。有趣的是,与EGFR野生型 NSCLC患病者(HR 1.11)相比,EGFR突变的 NSCLC患病者(HR 0.44)的 OS 改善更为显着。在日本,一项类似的随机试验检验了贝伐单抗加厄洛替尼作为特定EGFR患病者的一线医治突变已显示出有利的结果(贝伐单抗的中位 PFS 为 16.0 个月,对照为 9.7 个月,HR 0.54,P= 0.0015)。

获得性抗性,包括EGFR次级突变(T790M等稀有的突变),MET基因扩增,PTEN基因下调,高水平的肝细胞生长因子的表达,上皮-间质转换,和转化为小细胞肺癌,继续限制厄洛替尼(Erlotinib)的持久长期结果。需要进一步努力探索新的策略,以提高厄洛替尼医治在所有情况下的治疗效果并克服耐受药物性。【微信:yaodaoyaofang】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