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洛替尼(erlotinib)对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失败后肺癌患病者的治疗效果-

  • A+
所属分类:产品效果
摘要

  本研究的目的是确定 厄洛替尼 治疗吉非替尼失败后非小细胞肺癌 (NSCLC) 患者的预测因素。   方法:   2005 年 8 月至 2011 年 11

  本研究的目的是确定厄洛替尼(erlotinib)医治吉非替尼(gefitinib)失败后非小细胞肺癌 (NSCLC) 患病者的预测要素。

  方式:

  2005 年 8 月至 2011 年 11 月时间段在首尔国立大学医院接受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失败后接受厄洛替尼(erlotinib)医治的 45 名非小细胞肺癌患病者被纳入研究。评估了表皮生长因子受体 (EGFR) 突变状态、病理结果和其他临床要素,包括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TKI) 的反应和
厄洛替尼(erlotinib)对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失败后肺癌患病者的治疗效果-
无进展生存期 (PFS)。

  结果:

  在 45 名患病者中,40 名患病者 (88.8%) 患有腺癌。观察到以下EGFR突变:5例外显子19缺失患病者,6例L858R突变患病者,3例EGFR野生型患病者,31例未知突变患病者。厄洛替尼(erlotinib)的缓解率为4.4%,病情稳定为42.2%。厄洛替尼(erlotinib)的中位 PFS 为 2.6 个月(95% 置信区间,1.4 至 3.7)。先前接受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时间段 PFS ≥ 4 个月的患病者使用厄洛替尼(erlotinib)的 PFS 显着增加(区别为 3.3 个月和 1.6 个月;p< 0.01) 与使用吉非替尼(gefitinib)的 PFS < 4 个月的患病者相比。根据多变量分析,先前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的 PFS ≥ 4 个月与厄洛替尼(erlotinib)的 PFS 增加显着相关 (p= 0.04)。然而,吉非替尼(gefitinib)的缓解率和医治顺序与厄洛替尼(erlotinib)的 PFS 增加无关(区别为p= 0.28 和p= 0.67)。

  结论:

  在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失败后再次接受EGFRTKI 厄洛替尼(erlotinib)医治后,使用吉非替尼(gefitinib)显示 PFS 增加的患病者受益于厄洛替尼(erlotinib)。然而,需要进一步的前瞻性研究来证实这些发现。

  在本研究中,我们发现既往吉非替尼(gefitinib)的 PFS 是吉非替尼(gefitinib)失败后厄洛替尼(erlotinib)临床治疗效果的重要预测要素。先前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的 PFS ≥ 4 个月也与厄洛替尼(erlotinib)的 PFS 增加显着相关。

  凯拉等人报告了在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时间段显示 SD 和 PFS 超过 6 个月的患病者对厄洛替尼(erlotinib)医治的不同反应。Cho 等人报告称,在接受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时,SD 患病者在厄洛替尼(erlotinib)医治时间段显示出显着更高的 DCR 和 RR。在我们的研究中,厄洛替尼(erlotinib)的反应(RR、DCR)与既往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的 PFS(< 4 个月 vs. ≥ 4 个月)无关,只有厄洛替尼(erlotinib)的 PFS 受既往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的 PFS 影响。EGFR相关数据TKI 再医治表明,既往吉非替尼(gefitinib)维持医治的坚持时间是厄洛替尼(erlotinib)医治坚持时间的重要预测要素,而不是既往吉非替尼(gefitinib)反应。这类似于发现先前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的 SD 是一个重要要素的报告,因此暗示先前EGFRTKI的维持坚持时间很重要。

  在这项研究中,厄洛替尼(erlotinib)的中位 OS 和 PFS 区别为 8.0 和 2.6 个月。这些结果与之前报告的数据一致,表明EGFRTKI 再医治的中位 OS 和 PFS区别为 9.0 个月和 1.7 至 4.0 个月。除了一线EGFRTKI 医治的中位 PFS 为 9 至 13 个月和 6.8 个月的吉非替尼(gefitinib) PFS 之外,我们的研究还发现,有 4 名厄洛替尼(erlotinib) PFS 超过 8 个月且有效医治坚持时间的患病者。我们的研究还发现,对于EGFR 的治疗效果,能够预测期望更短的 PFS(> 4 个月)TKI 再医治与以前的数据(PFS > 6 个月)相比。如果既往吉非替尼(gefitinib)的中位 PFS 长于 4 个月,厄洛替尼(erlotinib)可被视为一种补救医治。此外,4 名吸食烟草且组织学为腺癌的男性患病者显示出 > 3 个月的厄洛替尼(erlotinib) PFS(区别为 9.7、3.1、8.2 和 4.6 个月)。因此,吉非替尼(gefitinib)失败后的挽救厄洛替尼(erlotinib)可用于具有 TKI 不利临床要素的患病者。这些结果与之前的报告一致。尽管我们的研究纳入了之前报告中的 12 名患病者,但考虑到之前报告中的所有患病者都是非吸食烟草女性,我们的研究结果提供了关于厄洛替尼(erlotinib)在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失败后的治疗效果的更多见解。

  根据我们的结果,我们认为可能存在未知机制、EGFRTKI 敏感性或与先前医治坚持时间和再医治坚持时间相关的耐受药物基因。王等人提出了未知的非交叉敏感性或耐受药物性差异突变的可能性。钟等人报道了外显子 L858R + E884K 体细胞突变的新发现,表明吉非替尼(gefitinib)和厄洛替尼(erlotinib)的敏感性不同。进一步的基因突变分析可能会阐明吉非替尼(gefitinib)失败后厄洛替尼(erlotinib)有效性的机制。

  总之,当在吉非替尼(gefitinib)失败后再次接受EGFRTKI 厄洛替尼(erlotinib)医治时,吉非替尼(gefitinib)显示 PFS 增加的患病者可能会受益于厄洛替尼(erlotinib)医治。进一步的前瞻性研究和确认是有必要的。【微信:yaodaoyaofang】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

药道网—药到病除,助力生命。汇聚全球药品资讯:印度西那卡塞与国产药的区别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